2013/4/9

act.30 『主線』針與提琴 上

ROTG衍生】
事件視界
抱歉我整整裝死了兩周啊XDDDDDDDDDDDDDDDDD
是說字數又爆啦,從今以後叫我爆字數帝王好了(X
而至於內文中的那位巨巨的梗來源是來自於友人PIYO醬的資料。
不過雖然說這樣,本文中的巨巨跟朋友的那位大大個性卻有微妙的不一樣OTZ
然後我真的是寫太長才要拆上下篇啦,真的OTZ

另外事件視界的主線大致上已經結束了,現在也是主線之一就是了、只要埃迪不長大都還在主線裡。
當然,這不是二季!絕對不是二季!

慣例解說時間:

『主線』針與提琴 上


一大早就進學校的某個教授感覺上很奇怪,真的要說的話他今日一直被滿滿的他人視線行以注目禮,可是當真他站在鏡子前面轉過來又轉過去檢查時又發現不出甚麼所以然,問了身旁的霜精靈也搖搖頭說不知道,不過克勞斯還蠻介意埃迪說的一句話。

「我總覺得有人一直在看我。」埃迪聳聳肩,坐在克勞斯的辦公桌上晃著雙腿。

「你說有人在看你?」

「對啊,但看的見我的人的只有你跟杰米‧班內特兩個人而已,所以我想大概是我多心吧?」用著不確定的口吻說著,小小的霜精靈拉了拉自己的頭髮自言自語:「怎麼還不快點長大。」

「搞不好就一直保持這樣了。」克勞斯回應他,摸了摸對方紅潤的雙頰。小孩子獨特柔軟的觸感從掌心傳來,摸著摸著這讓某個青年有點愛不釋手,軟綿綿的埃迪好像跟棉花糖一樣,如果可以真想把對方吃掉。「說真的埃迪你這樣真的好可愛。」

「吓?你居然說本大爺可愛?」一瞬間炸毛的埃迪鼓起臉跳下辦公桌,白皙的雙腳啪搭啪搭的跑到克勞斯的身邊,年約十歲左右的霜精靈簡直氣炸了,抬起腳就往克勞斯的腿很狠踢去。

「去死吧你這個戀童癖!」

「正確說小孩子的話,我只喜歡你一個人啊。」某教授撈起小隻的霜精靈,緊緊的將對方扣在自己的懷裡,小埃迪在對方的懷裡死命掙扎,光景簡直像親子和樂的景象,吻了吻對方的雙頰,克勞斯蹭著對方的臉:「我最喜歡埃迪了。」

「放開我你這白癡!」

「說句喜歡我就放開你。」

「白癡!」


「嗯,不好意思我打擾到你們了嗎?」一個優雅的女聲突兀地引起兩個人的注意,某個穿著灰色套裝的女性站在辦公室門口說:「教授您怎麼會放任您的小孩對您口出穢言呢?」

「他不是我的小孩。」

「我才不是他的小孩!」

兩個否認的聲音幾乎同時脫口而出,最後克勞斯才發現事情的古怪之處。

「不好意思,我有個問題。」他輕輕地把埃迪放在地上後按著霜精靈的肩:「你看的見這孩子?」

「我的視力都是2.0我想我應該不會漏看。」女性回應他,精緻的面容像出現微微惱怒的神情:「您是在開玩笑嗎?瑞門教授?」

「不——沒有那回事,親愛的系主任。」微微欠身,克勞斯很快的轉移話題:「今天是甚麼風讓系主任光臨我的辦公室?我想主任之前有跟我說過您是絕對不會來我的辦公室的吧?」

「是啊,的確、我一點都不想進您的辦公室,我還記得我來的那幾次我老是被東西砸,什麼會飛舞的書啦、茶杯啦、會自動開闔的窗戶跟門等等……天啊你怎麼可以忍受七年之久?」

『因為克勞斯會給我們餅乾跟牛奶啊,你這濃妝大嬸!』皮克西尖銳的聲音從埃迪身後傳來:『克勞斯把他趕出去啦!黑雪人葛格快砸他雪球!』

一小群的皮克西氣的跳腳。

「我今天過來只是想說有人抗議你居然讓這小孩在冬天穿這麼少又打赤腳,你這樣子還有老師的尊嚴嗎?」

「可是我又不會冷。」忍不住頂了一句,埃迪皺著眉看著眼前的人:「你也很奇怪耶,哪有人一進來就劈哩啪啦的念克勞斯的啊?我想你會被書跟茶杯砸根本不是沒有原因啊。」

「埃迪。」克勞斯按住對方的肩膀:「別講了。」

「但是——」

「好乖好乖,先聽我的。」安撫。

「所以我說啊,不管那是不是你的孩子好了,你起碼要盡照顧他的責任吧?」系主任繼續碎碎念:「還有父母怎麼教的,怎麼會有這麼沒教養的小孩。」





「所以克勞斯才要求朕為汝引薦可以幫精靈做衣服的人?」聽完了克勞斯轉述後的話,頭戴金色冠冕的精靈王臉色有點不悅:「就為了這種小事?」

「絕對不是小事啊,偉大的精靈王。」克勞斯聳聳肩,看著那個拿著比自己長上數倍冰杖準備冰後院精靈的埃迪,小小的黑色霜精靈所及之處無不精靈逃竄,甚至還有一部份的精靈哭著躲到自己的背後:「我不知道現在埃迪可以被人類看見,我也不確定人類的衣服能不能給埃迪穿,想來想去——我想精靈王應該有認識的精靈吧?」

「汝會不會太寵他了?」拄著臉,奧貝隆邊安撫著靠過來的精靈:「雖然朕現在沒那個資格去評斷埃迪,但想到幫汝引薦是為了他——」


「兩曲小提琴,怎麼樣?」

「三曲。」某精靈王豎起手指。

「成交。」

克勞斯站起身離開客廳準備去閣樓拿小提琴,再等人類下來之餘的時間奧貝隆出口喊了聲霜精靈的名字。

「爾,名為埃迪之物吶。」

「幹麻啦?我不是東西我是埃迪啦。」埃迪轉過頭瞪他,鼓起臉:「少那邊叫東西東西的,月亮承認我是精靈啦。」

「沒甚麼吶。」精靈王人性化的聳聳肩,攤手:「反正朕說甚麼爾也聽不進去,然如今月神已將爾提拔為守護者——朕勉為其難只好承認爾為精靈、為了致上歉意,爾認為今後朕已「汝」為稱謂如何?」

「隨便你啦。」好的,埃迪從頭到尾都聽不懂。也不知道能讓精靈王轉換稱謂是件多麼大的事情:「反正你一開始就不喜歡我啊。」

「不盡然吶,」把小小隻的霜精靈拎回客廳,一邊示意霜精靈坐在椅子上,奧貝隆緩緩抽出配戴在腰間的指揮刀:「別動吶,如果汝還想要那顆頭的話。」

「朕乃為統御部分精靈之王奧貝隆,劍可及之處皆為旄下子民,朕在此承認『冰霜埃迪』乃精靈,朕將撤回先前所有不敬之言,並以精靈王之名啟誓,我等精靈一族將對冰霜埃迪視為友人,朕將永遠歡迎汝,冰霜埃迪。」

「你又在搞甚麼鬼?」拿冰杖架開了準備點向自己的那把指揮刀,埃迪大叫:「你不要趁克勞斯一走就對我不利好嘛!我要跟克勞斯告狀!」

「形式上而已,形式上。」皺著眉,精靈王已經在考慮要不要施展法術讓眼前的黑色霜精靈定住:「讓朕承認汝是精靈難道不好嗎?」

「所——以——說——我——才——不——要——啊——!」逃跑。

「很快就好了!」追上去。


「你們兩個甚麼時候感情變那麼好了?」

提著琴盒,克勞斯看見精靈王追著小小隻的霜精靈在客廳奔跑的畫面,而後者已經竄到自己的身後用著淚光閃爍的金色眼睛看著自己。

「克勞斯……奧貝隆好可怕……」小埃迪開始假哭起來。

「等,慢著,克勞斯汝該不會相信他的話吧!」

「我沒那個打算啊,」克勞斯抱起埃迪,搖了搖手中的琴盒:「三曲小提琴對吧?」

「然也。」奧貝隆點點頭,逕自飛到沙發一隅,抓了一個抱枕以抱膝之姿坐在沙發上,翠綠色的眼盈滿期待神色:「拉琴吶,克勞斯.瑞門,朕允許汝拉琴獻之。」


架起琴,克勞斯舉起琴弓。

清澈的琴音響徹天空。




幾天後之後,精靈王趁著埃迪不在場的時候來到那個教授的身邊,一邊說著之後前來拜訪的對象在應對上可能有點棘手,一邊在克勞斯的身邊打轉要求對方再拉一曲小提琴,然而精靈王卻未透露對方究竟是何種身分,但是從對方皺著眉很不願意講出那些消息的表情,以那些線索來思考克勞斯猜想可能精靈王口中的『那個人』對精靈王而言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對象。

但是那個人究竟是誰呢?克勞斯一直想不出來。儘管他盡可能的問過了自家叨擾的精靈關於會縫製衣服的人是誰,但奧貝隆幾乎都已經下過命令一般所有精靈緘口不提這件事,甚至有一部分的精靈看到克勞斯時很乾脆的掉頭就跑,這讓那個教授有一點點的哭笑不得。

只不過是幫埃迪做衣服而已嘛,為何那麼大驚小怪。

但是在等待那個人拜訪之前,自家的黑色霜精靈便留在自己的家裡——這個決定讓埃迪非常的不高興,常常趁著晚間克勞斯回家時躲在大門口(克勞斯很確定那個精靈是一整天都坐在那)在自己開門的時候刮起一陣冷風凍的他直打噴嚏,或是故意把要批閱的作業紙張凝結成一塊塊無法翻閱的冰片、有一次索性把對方的網路線給拔掉。

對於這個幾乎是賭氣的動作,克勞斯倒沒說甚麼,只把那個霜精靈撈到自己的懷裡蹭蹭對方的髮一邊安撫,有一定機率那個霜精靈都會安靜下來,但是埃迪還是很生氣克勞斯把自己留在家裡的事,一邊說: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很無聊啊,讓我跟去學校好不好啦。之類的抗議,那個教授只是搖搖頭叫埃迪再等等,等到幫霜精靈做衣服來的人之後就可以跟自己去上課了

「可是都已經好幾天了,再等下去我一定會發霉,克勞斯你喜歡發霉的埃迪嗎?埃迪會綠綠的耶,你喜歡綠綠的埃迪喔?」

懷裡的小小埃迪那麼說,晃著雙腿伸著手試圖干擾克勞斯手中的鋼筆。

「搞不好埃迪都長香菇了那個人搞不好還不來。」小小的霜精靈鼓起臉,嗯,河豚埃迪。

「有句話說等待是美德,我想埃迪需要好好鍛練一下耐心。」摸了摸對方的髮,教授笑盈盈地說:「說回來我可沒說我沒準備埃迪的衣服,只不過我覺得你不會喜歡就是了。」

「我又不挑,有總比沒有好——」霜精靈伸出軟軟的手捶向克勞斯的手:「我想跟教授去上課啦。」

「親一個就讓你跟去上課?」

「免談啦!你每次都這樣!」

「不會少一塊肉啦,親臉頰就好?」克勞斯指著自己的臉頰:「先說我喜歡埃迪。」

「你他媽——」霜精靈皺眉,似乎思考下一句要說甚麼反擊,最後小小埃迪跳下教授的腿,兩步併三步離開對方有幾步之遙轉頭:「——珍惜貞操遠離教授。」鬼臉。

「你哪邊學來這種話?」克勞斯差點大笑,但還是將手邊的動作放下來起身靠近埃迪,不及他腰的霜精靈仰著頭看向他金色的眼滿滿的不悅,最後克勞斯將他抓起來扛在自己的肩上,也不管肩上的霜精靈是多麼抗拒這種像是父子和樂融融的畫面:「老天,就算埃迪變這麼小隻個性也沒改變啊。」

「放我下來啦你這笨蛋!」

開始捏克勞斯的臉,映在教授眼裡的那隻霜精靈又變成氣鼓鼓的河豚,一瞬間的埃迪顯然不能適應這種舉動但偏偏他又下不來,只能看著克勞斯帶著他慢慢晃過書房、離開二樓、走到三樓,放下三樓與閣樓之間的小樓梯,混著室內的日光與閣樓上的月光慢慢踩上樓梯。

先是把霜精靈丟在灑滿月光的書桌上,克勞斯開始在閣樓的那一堆箱子裡面翻翻找找、灰塵飛揚,埃迪識相地打開窗抱著腿絲毫不打算在理會閣樓裡面製造巨大聲響、垃圾、灰塵的某個教授。

「終於——找到了——」克勞斯抹著頭上的汗從暗處抱著一箱裝著不知道甚麼東西的箱子走出來:「希望沒被蟲咬才好。」

「啊?」埃迪跳下桌接近克勞斯,只看見對方把木箱放在地上後轉身去找閣樓的開關還有掃把畚箕,小小的霜精靈繞著那個木箱幾圈打量直到克勞斯打掃好後坐在箱子一旁把精靈撈到懷裡為止。

「我沒把握埃迪會喜歡啦——」克勞斯邊說邊打開上蓋,小小埃迪傾身向前看,只看見一疊疊折的整整齊齊的服裝躺在木箱裡面,只不過大概是因為時間過久,箱子裡滿滿都是歲月陳舊的味道。

「這是我小時候的舊衣服,不知道會不會合你的身材。」克勞斯隨手拿起一件海軍領式的衣服比對埃迪的身材:「如果埃迪不喜歡的話,我們可以去買新衣服。」

「但是我一直在想如果埃迪穿上了人類的衣服結果別人看不到埃迪,這樣子凌空出現的服裝會不會有點靈——」

「有褲子嗎?」小小的霜精靈搶過教授手中的衣服,然後整個人探到木箱裡:「你只有一箱喔?」

「應該還有其他——埃迪你喜歡這些?」突然查覺到埃迪的反應,克勞斯有一點點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聽見霜精靈一邊嫌棄自己的舊衣服一邊試圖要穿上去:「慢著!不准現在穿!」

「咦為什麼?」小小埃迪根本兩手掛了七八件衣服用受傷的眼神看著他:「可是我想現在就穿啊。」

「衣服放太久了要洗過啊,等等我可不想聽到埃迪在地上滾滾嚷著說癢癢。」拿走埃迪手上的那一堆衣服,克勞斯全數將它們丟進箱子裡:「等等我就把抱下去拿去洗,再忍個幾天好嗎?」

「那是教授的味道耶——你居然要洗掉?」埃迪跳著腳試圖去搶掛在邊邊的其中一件連帽外套。「我不依啦!」

「不管,我要洗掉。還有我衣櫥裡有很多克勞斯口味,你自己去挑。」

霜精靈一聲歡呼,接著教授看著霜精靈蹦蹦跳跳從閣樓跑回臥室,他頓時感受到有一點點無奈。他敢打賭埃迪一定是把衣服的事情本末倒置了,同時他也好奇埃迪那一聲所謂的『自己的味道』究竟是甚麼?而且埃迪根本不知道他的那句話聽在克勞斯自己的耳裡有多麼的——引誘自己想抱他的慾望。

但是抱小孩模樣的埃迪總有一種自己在犯罪的想法,明明知道小埃迪仍是他的霜精靈,但是道德意識上卻不允許自己那麼做;好想抱埃迪好想親埃迪好想聽聽霜精靈在他身下那一聲聲魅惑般的呻吟,現在幾乎根本是看得到又吃不著的窘境,不過霜精靈到底要怎麼恢復成少年般的模樣,到現在克勞斯還是不曉得。

一邊把那一堆衣服扔進洗衣機裡,克勞斯按完那一堆麻煩的洗衣程序後決定轉回臥室去看看埃迪到底做了甚麼好事。


「貴安,克勞斯.瑞門。」

一個陌生的聲音自克勞斯身後響起,青年轉過身去卻發現身後空無一物,只有洗衣機發出陣陣隆隆的運轉聲音,克勞斯聳聳肩打算當作自己幻聽。

「別走吶,你不是請奧貝隆王找余過來幫你訂製衣服吶?」

聽見熟悉的人名克勞斯很快再度回過頭,這一次他看清楚對方到底在哪邊了——發話的主人此時正坐在與克勞斯視線同齊的櫃子上面,目視大概只有自己一個手掌高留著一頭黑髮的某個人此刻對他咧嘴微笑:「原來奧貝隆王說的是真的啊,沒想到居然有人類可以看的見精靈與神祇——不過第一次你的眼睛到底長在哪裡呢?余打從你一開始洗衣服的時候就站在你的面前吶。」

「我想應該是你太小隻了吧?」克勞斯聳聳肩:「你太小隻應該一開始就說你在這裡啊。」

「余太小隻?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吶!」可能只有克勞斯一個手掌高的那個人在櫃子上開始大笑:「奧貝隆王沒跟你講說余的身分嗎?也好,余很久沒碰過說話這麼直的人類了——」

「呃——」克勞斯顯然還摸不著頭腦:「那麼您到底是?」

「余乃少彥名命,乃為日本神話國津神之一。若要探究本源,余想你可參閱古事記或日本書紀都可看見余的身影。」小小的國津神說:「余的名字很多種,比如少名毘古那、須久那美迦微、少日子根、少名毘古那、宿奈毘古那命、須久奈比古命等等,為了讓你那個腦袋空空方便記憶,余想用少彥名命應該沒甚麼問題吶。」

「說話口氣還真的不饒人啊?少彥名命、少名毘古那、須久那美迦微、少日子根、少名毘古那、宿奈毘古那命、須久奈比古命。」教授流暢的將對方的名字一口氣說出:「不過你的名字還真多啊,不知道混在一起叫會怎麼樣?」

「太有趣了,奧貝隆王居然有這麼有趣的人類都沒介紹給余吶!」少彥名命樂的在櫃子上打滾,似乎笑到眼淚都流出來:「而且居然不把身為神的余放在眼底,哈哈哈哈哈余很中意你!」

「那麼,克勞斯.瑞門,是余要幫你做衣服嗎?」抹去眼角的淚,少彥名命站起身嚴肅的看著對方:「余從沒聽聞過有人類想要神祇所做的衣服,余可問你到底有甚麼盤算?」

「其實不是我要穿,是我家的精靈要穿。」克勞斯搖搖頭:「我認識的精靈先前出了一點意外現在外貌變成幼童的樣子,而且不知道怎麼搞的連一開始看不見的普通人都看的見他,因為人類總有一點麻煩事所以我得必須幫他準備不同套的衣服以替換——」

「而且你又不確定人類的衣服穿在精靈身上會不會出現靈異現象,比如說其他人已經看不到那個精靈,而他又剛好穿著人類的衣服該怎麼辦對吧?」國津神替教授接下話:「事實上——你的顧慮是沒有錯的,看起來腦袋瓜子還是有塞一點東西嘛,不過穿人類的衣服也沒甚麼不好,現在手工製衣服難見囉,而且又會花上大量的時間金錢與人力。」

「那你是不願意接嗎?」

「余沒說過那種話對吧?儘管余也是會挑客人,但你——太有趣了,帶余去看看要幫他做衣服的精靈吧。」

國津神跳上克勞斯的肩,拍了拍對方的肩。

「有這麼有趣的你,余想那個精靈一定不會讓余感到無聊的對吧?」


[ to be continued ? ]

0 com.: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

© 追尋者之愚行 2012 | Blogger Template by Enny Law - Ngetik Dot Com - Nul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