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3/22

act.23 『主線』事件視界 其之三

ROTG衍生】
事件視界
整篇幾乎是埃迪一個人在自言自語居多(對話意味)
我也有預感我會被人打包沉入淡水河之類的,
即使這樣也不要靠腰我寫痛文來痛讀者了、我是不會住手的!

按照進度大概還有兩三回左右的篇幅O3O

慣例解說時間:


『主線』事件視界 其之三


埃迪自那天便逃離克勞斯的身邊。自此離開那個充滿精靈、書本、熟悉氣味跟各種情緒的瑞門宅邸。他還記得離去那天是經過客廳躺在那張沙發上睡得不甚安穩的青年的臉,霜精靈沒有出聲道別,只以目光將對方的身影銘刻在自己的心底。

埃迪記得克勞斯的千百種樣貌,但卻無法全盤了解那個男人,他期望著自己不要忘記對方。但是隨著時間過去,在記憶中關於那個男人的一切卻開始斑駁不清,若能迎接到終焉,自己能不能還能夠記得對方?埃迪有一點點不確定的想著\,關於是否還能記得那個無法用千言萬語統一完整描述的那個男人。


深夜,
黑色的霜精靈透過月光看著自己的指尖,有細細碎碎的碎冰緩緩落下。
他彷彿聽見死亡傳來的寂靜。




Please hear me.
I want to tell you.
Please sing to me.
I wanna hear your voice.

RE:I AM / Aimer


「晚安,親愛的守護者大人。」

某個大學宿舍外,一個聲音晃幽幽地從傑克的身後傳出,霜精靈旋過身看見另一個自己對他招招手:「好久不見。」

他聽見埃迪那麼說,聲音細碎如將熄之火。

傑克瞥見對方的雙手纏滿繃帶,靛青色的連帽服裝也將帽子戴上蓋住大半部的臉,黑色霜精靈的行為舉止很奇怪,但卻比不上字詞所帶的悲傷語氣來的顯眼。「能夠陪我聊聊嗎?」

守護者點點頭,兩隻面貌相同的霜精靈比肩而作,上頭有亮晃晃的月光照耀,看著那個光景傑克頓時有種世界都在發光的錯覺,坐在他的旁邊的埃迪有點漫不經心地在撥弄屬於自己的那柄牧羊長杖,雖然說要聊聊但是此刻的埃迪卻安靜的仿彿如雪構成的雕像。

現任的守護者看了一眼身邊的埃迪,似乎在考慮要怎麼打破這令人困窘的寂靜。他自覺埃迪似乎發生了甚麼事,那感覺很像當時自己在恐懼喜歡杰米這件事;可是埃迪理應是他的負面存在、比如影,照道理說埃迪應該比他還要更加地有自信與果決,但是現在埃迪身上卻看不出當時的那種凜然風采。

傑克聽見自己終於開口詢問埃迪怎麼了,可是那個聲音卻陌生的令自己難以分辨。

那一抹靛青搖搖頭,終於開口。

「——我想,我大概喜歡克勞斯‧瑞門,就像親愛的守護者大人喜歡杰米‧班內特那樣。」

「你知道嗎,克勞斯‧瑞門說他相信我。說真的其實我還蠻高興的——但很諷刺,只要克勞斯‧瑞門越相信我,他便會更加虛弱——畢竟我不是精靈、沒有傳聞也無人相信的只是幾乎接近精靈一般的存在。不過說起來我本來就是親愛守護者大人的影子嘛,打從一開始我就是複製品了、根本連精靈的資格都擦不上邊。我得以存在只是因為守護者大人所殘留下的魔力——所以當魔力耗盡之後我理應就會直接消失,問題就是那個男人一直相信我,我才能夠一直『活著』。」

「可是你擁有了一個可以回去的地方。」傑克回答他:「就像我與杰米那樣。」

「是啊,克勞斯說我永遠可以留在他的身邊,但前面所言——我是個不能夠被相信的存在,我今天能夠『活著』是因為那個人類是用生命讓我暫且存活,我明明告訴過他別為一個『未得他人信賴之物』持續不斷相信,我總有一天會害了克勞斯——我不希望那樣子的情況發生。」

他抱緊自己,不願意回想離開克勞斯當晚所發生的事情,對方給予的痕跡依舊存在,而且隨著時間越來越鮮明。

「正因為我喜歡他……所以我更不希望對方為了我而死。」

「埃迪——」

「我已經離開他快半年了,但是這裡——」埃迪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有點懊惱:「我還能感受到那個人一直給予我活著的信賴——克勞斯真傻,明明知道我已經決定不回頭了但為什麼還要相信我?真的,信賴的溫度暖到幾乎噁心,但卻又令人感到安心,可是我根本沒有那個資格可以領受這份信賴。」

「……」

埃迪抬起頭對上傑克凍人天藍色的眼,那一抹燦金的顏色寫滿了平靜。

「但是還有好消息的,你瞧——」

他捲起自己的袖子慢慢解開纏在整隻右手臂上的繃帶,從指尖開始,埃迪的手上爬滿了如藤蔓般的裂痕如詛咒,而且那龜裂的痕跡還一路蔓延到肩膀,守護者明顯驚嚇的倒抽一口氣,接著埃迪拉下了自己的帽子,傑克看到同樣的裂痕爬上埃迪的臉頰,那痕跡像刺青一般的明顯。

黑色的霜精靈嘆了一口氣,垂下眼。

「——我發現隨著時間與距離的推移,就算那個人類所給予的力量在強大也無法保持我的形體。這些痕跡從離開那個人類之後就開始出現,一開始只是從指尖慢慢碎裂成冰,接著出現了龜裂——雙腳其實也還好,只是比往時難以行走,喔對另外一隻手也是這樣子的情況,只是沒那麼嚴重。」

埃迪微微苦笑,有細細碎碎的碎冰從臉頰緩緩掉落。

「我還能夠保持這個形體大概是基於克勞斯仍不願意讓我消失,但看到這情況我想我已經——」沒將沒救了那一句說出口,但是兩人已經心知肚明埃迪已經沒有時間。

「但你沒想過克勞斯會不會傷心嗎?」想了一會,傑克回應他:「我覺得你這樣只是在逃避。」

「那我又該怎麼做啊!」埃迪大吼,金色的眼盈滿淚水:「我當然知道那個人類不可能不難過,但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沒有答案的問題!只要克勞斯相信我,他就會削弱他自己,這個事實根本無從改變!」

「早知道不要跟他見面就好了——如果我一開始沒有存在過就好了——」

黑色的霜精靈開始哭起來。

「——我也不想消失……」

「……真的。」

「埃迪——」

「所以,」抹去眼角的淚水,黑色霜精靈蜂蜜色的眼睛望向守護者,埃迪潤了潤自己的唇一字一句的慢慢說:「如果我消失了,守護者大人能夠記得我嗎?」

「別告訴那個人類說我不見了,我只想讓他相信我不願意見他而已——」

傑克啞然一會,最後抱住因為哭泣而不斷顫抖的埃迪,透過擁抱他理解構成黑色霜精靈的本質已經不如以往,能夠觸碰到每一處都幾乎都像春雪般綿軟易化,他吻了吻對方的額頭把埃迪抱的更緊,同時也希望這樣子能夠讓埃迪保持型體。

「我向你承諾,」傑克緩緩說:「我絕對不會忘記你。」

「……但是我無法保證克勞斯會遺忘你——」

「沒關係,這樣子就夠了。」埃迪推開他,重新纏起自己手上的繃帶:「只要我一消失,就算克勞斯再怎麼相信我——名為埃迪的東西也絕對不會返回這裡。」

「咦?」

「成為五大守護者之一的霜精靈傑克凍人,因為與人類相戀之故、恐懼自身情感,遭到自身放逐。是故,心中翻騰黑色之影,化做容器承接所有。守護者抗拒的慾望,誕生其影、容器的形影漸明,拾起散落棕色情意碎片,眨著攝金之眼踏上旅途。若要守護者得以回歸,守護者必先承認自我。」黑色的霜精靈用著如歌一般的聲音開始吟唱:「其後,守護者迎接自身之影、承認與人類相戀,理應結局已劃下句點——」

埃迪停頓了一下。

「然,影子有了意志,其名埃迪、意為守護者負面自我。名為埃迪之影隨著歲月流逝早已與守護者分化不同存在。影子本該在魔力終結之時消逝,但卻碰上恆信者,信賴使埃迪之影得以存活——魚與熊掌不可兼得,若要影子存活必須削弱恆信之人生命,而要保全恆信者則必須犧牲埃迪之影,兩者只有一人得以存活。」

「單一存在的精靈死亡會已轉世型態誕生出相同精靈,然而埃迪之影不是精靈。他的死亡意味著真正的死亡——」

「我很感謝親愛的守護者大人讓我降生於此,這讓我體會到了當時在守護者大人心中沒有體會到的任何體驗,包括愛上了克勞斯那件事。我想如果守護者大人沒有接受我,而那時我也剛好碰上那個人類,在那個時間點下——我想就算我得知我會犧牲掉克勞斯的性命我也無所謂吧?」

「然,埃迪之影與守護者犯下相同錯誤,影子愛上了恆信者、卻無法與恆信之人一同存活。痛苦地痛苦地痛苦地,命運分隔了兩個人、埃迪之影做出抉擇。」

埃迪拉上了自己的帽子拄著牧羊長杖站起身,他退後幾步、所經之處落滿冰霜,傑克看見對方露出一個悲傷的微笑。

「我該跟您道別了,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

「你要去哪裡?」傑克凍人想起身拉住對方的手,但卻被埃迪凝聚的冰雪釘在原地。

「就跟守護者大人一樣吶,從哪裡開始便從哪裡結束。」埃迪回應他,用著黑色的牧羊冰杖在空中劃下幾道圈。

如同呼應埃迪的聲音,夾雜著冷風冰雪的狂風瞬間包覆住黑色的霜精靈也遮蔽守護者的視野,待狂風呼嘯散去埃迪理所當然的不在那裡。




「吶,月亮、這就是祢讓我降生在此的意圖嗎?」

埃迪站在冰湖的正中央望著上頭皎潔的明月。

「這就是懲罰我當初欺負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的事嗎?是的話祢好幼稚喔,但是祢也知道這是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必須經過的歷程啊。少年需要蜕變成人才能化為完整的存在吶。」

精靈沉默了一會,然後低頭看著自己的影子。

「所以我真的不能夠待在克勞斯的身邊嗎?」他說,看著自己的雙腿又崩落幾片雪塊:「我真的一定要消失嗎?」

「祢知道我一點都不想消失——難道這個願望也無法實現嗎?」

「真的沒有辦法嗎?月亮?」

黑色的牧羊長杖從手中掉落在地上滾到離自己有一段距離的前方,霜精靈向前幾步想彎腰去撿,卻發現自己使不上力氣的四肢跪地的趴在結冰的湖面上。霜精靈沒甚麼力氣可以去撿牧羊長杖,自己已經沒有時間了,埃迪知道連他想站起來都有了困難,只能手腳並用吃力地爬到長杖邊,坑坑洞洞的手指奮力抓住冰杖,擠出最後一絲力氣拄著它再度爬起身。

「月亮吶,我不會像死掉的蟲子一般躺在地上任由冰雪將我掩埋。」埃迪抬頭對著月亮說:「祢讓我撐到現在就是能夠讓我回到這裡消失,這裡是起源之處吶——祢連續誕生了兩個傑克凍人啊。」

他笑了笑。

「還給祢吧,我的一切。」

黑色的霜精靈舉起冰杖往結冰的湖面重重一敲,隨著這個舉動埃迪已經無法保持完整的形體,他看著自己的身體終於開始崩潰,腳下的冰面隨著自己的動作瞬間裂出一個大口,深淵之水映照的埃迪的身影,埃迪對湖水的自己笑了笑:「沒甚麼好害怕的,對吧?」他傾身。


黑色的霜精靈以頭下腳上之姿墜入冰湖。

冰冷的湖水擁抱著他,他眨了眨眼睛。

最後映入埃迪眼簾的——是化成碎冰的自己。


「晚安了——克勞斯……」




從心中傳來一陣強烈的失落感,像是心中有一部分突然死去,那個痛感伴隨著強烈不捨,察覺到那份悲傷是源自於何處的現任的守護者忍不住哭了出來。

那個如水一般親密的黑暗雙生子已然逝去。



[ to be continued ? ]

0 com.: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

© 追尋者之愚行 2012 | Blogger Template by Enny Law - Ngetik Dot Com - Nul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