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3/18

act.21 『主線』事件視界 其之一

ROTG衍生】
事件視界
終於進入到如此惱人的主線,
說穿了愛到極致之後便是虐心的開始(何)
結果因為字數之故硬是把本文拆開,
但我想我可能會忘記然後又去寫其他的行間O3O

然後先說在前面,奧貝隆真的不是壞人、請相信我。

慣例解說時間:


 『主線』事件視界 其之一


命運的陷阱突然出現在腳下
誰敢斷定

過了今天後還會有明天

靈魂就好像是被拋在天空中的硬幣
持續不斷翻轉變化

Odin Sphere






克勞斯的身邊一直都有許多精靈停留,這是奧貝隆一直都知道的事。

對於精靈王而言,能夠看到一切精靈、相信一切精靈的人是稀有的存在,更何況對方已經是一個已經成年理應失去彼得潘贈禮的成年男子?一開始奧貝隆還以為對方如同姓氏所代表的涵意那般,但實際接觸之後他也理解那個人的確非常符合他的姓氏,克勞斯的存在不僅僅能夠被傳聞記載、而且還是能夠流傳到更久遠以後的存在。

但是那個能夠看見所有精靈的男人身邊卻多了一抹他未曾見過的黑色。奧貝隆好歹是精靈王,理應他應該最了解關於精靈的去向起源,但是從那一天起留在克勞斯身邊的那個自稱『埃迪』的精靈卻是他未曾看見過的某物。

精靈王能明確得知埃迪與冬季的霜精靈是相同本質,比如相同的面貌聲音以及能力,但是某種地方卻全然的不一樣,例如個性。奧貝隆無法明白藏在最裡面的那是甚麼,也不能體諒為什麼克勞斯要將對方留在自己的身邊。硬要說的話精靈王認為稱為『埃迪』的某物並非什麼正面的存在,但是代表黑暗的精靈也層出不窮,這讓統御部分精靈的奧貝隆推翻了原先的想法。

重點來了,構成名為埃迪精靈的本質絕對不是一般精靈所構成的方式。

構成精靈的起源來自於相信,這是他們世界最基礎的基石。沒有任何精靈是從無中生有的,一定是有甚麼契機才會誕生出精靈。但是精靈王觀察了半天——構成埃迪本質的如同一開始他所推測的是來自於霜精靈,但霜精靈已經有名為傑克凍人的存在、如經再出現一個埃迪怎麼樣也說不過去。

不是精靈也非幻獸,埃迪本身就像是謎一般的存在。這對奧貝隆的理念來說是不可理解,他期望著一切能在自己的掌控中,但關於埃迪的所有事情卻令他感到相當煩惱,但其中最主要是在於能看見一切精靈的克勞斯‧瑞門主動表態埃迪所有權的那件事。

克勞斯將埃迪稱之為自己的東西,精靈王明顯不相信這點。而且那個姑且稱為黑色霜精靈的埃迪好了,在一開始會面時絲毫連禮節都不知道擱到哪邊,黑色的霜精靈根本沒有一般精靈們所該存有的榮譽以及責任感,似乎完全是只按著心中所想所行動的存在。


這種東西理應不應該存在於克勞斯的身邊,奧貝隆心想:那是必須消失的存在。


拍了拍不斷散落金色鱗粉的閃耀蝶翼,精靈王從自己的宮殿中離去。




埃迪這幾天覺得很不對勁,跟他相處好幾個月的某個大學教授的狀況似乎出了一點問題。

硬要說的話,大概是這幾周的克勞斯健康狀態時好時壞,先不論對方到底有沒有去醫院就診好了,按照埃迪的印象來說那個青年大概每隔幾天就會發高燒一次,等燒退了之後過幾天又會再度復發,這狀況拖著克勞斯整個人非常的憔悴,連大學部的授課都直接請了長假在家休養。

但是教授的住宅老實說只有教授一個人居住,埃迪曾經有在壁爐上看見全家福的合照,但是克勞斯總是淡淡地說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所以當克勞斯生病的這一段期間除了杰米偶爾還會打擾之外,剩下照顧克勞斯的工作幾乎是落在黑色霜精靈的身上。

埃迪一直很感謝守護者跟那個人類不過問自己為什麼待在克勞斯的身邊,但他也說不上來為什麼:他已經選擇在克勞斯的這邊而非守護者的那一側,先不論他是不是跟對方有那層肉體上的親密關係好了,埃迪自覺待在教授的身邊是令人感到非常安心且舒適。

所以當克勞斯倒下的那一剎那,黑色的霜精靈比任何人還要著急。

但同時他也漸漸發現了一件很弔詭的事——聚集在克勞斯身邊的精靈有慢慢變少的趨勢,首先是那些他叫不出名字的精靈不見了之後,再來就是一部分不常看過的精靈也跟著消失,埃迪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他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那預感就像是看不見的軟刺釘在他的心上令他感到萬分煩躁。

一邊希望著克勞斯的病情能夠好轉,埃迪把那盆已經帶著暖意的冷水重新變回寒冷的溫度後把毛巾浸在裏面。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能力總算有派上用場的時機,黑色霜精靈有些哭笑不得的擰乾了它在放回發燒克勞斯的額頭上。

大概是這個舉動驚醒了沉睡的教授,眼前的青年悶哼幾聲,最終眨了眨困惑的綠色雙眼茫然地望向天花板一會後轉到旁邊的霜精靈身上。

「早安埃迪——」

「一點都不早了教授。」嘆氣。

「我又睡多久?」

「兩天又十個小時你想吃點東西嗎?」埃迪回應他卻沒發現自己的聲音裡面混著一絲安心、欣喜與鬆一口氣的情緒,黑色的霜精靈抓起一旁的溫度計塞到病人的嘴裡:「別指望我下廚。」

「能扶我起來嗎?」

「不要。」眼前的那個霜精靈搖搖頭:「要把你扛回床上很累人的,你想做甚麼我會幫你。」

「但我想上廁所,還是我親愛的霜精靈願意幫我忙呢?」儘管還在生病,某教授還不忘用言語虧了虧眼前的霜精靈,克勞斯露出虛弱的微笑:「你一直陪在我的身邊嗎?」

他掙扎起身,但體力還未恢復的身體卻阻止他那麼做,熱度還未退去的四肢重的讓他才想嘗試起身下床時馬上又倒回床上。

「我還能去哪裡啊?」埃迪回應的些不甘願,很快扶住那個準備倒回床的教授,那兩道眉毛緊緊揪在一塊:「你看看你——」他鼓起臉:「別亂動我幫你啦。」

埃迪七手八腳地把克勞斯扶起身邊撐住對方的體重讓病人慢慢地站起身。他一邊咕噥克勞斯病到自己都沒辦法隨便出去玩,整整好幾天都得留在對方旁邊照顧克勞斯,但克勞斯卻從身高差的上方看見那隻霜精靈金色眼睛底下的紅腫淚痕跟疲累。

「——埃迪。」解決完生理需求後,克勞斯再度重新躺回自己的床上,眼前的那隻霜精靈又捏著那一塊沾著冰水的毛巾準備甩在他的臉上,他揚起一隻手叫了對方的名字引起對方的注意。

「幹麻?」

「謝謝你待在我的身邊。」克勞斯露出微笑,碰了碰對方的臉:「我想我再睡一下就沒事了,你要不要休息?」

「你跟我道謝做甚麼啊!」沒拒絕對方的觸碰,埃迪主動握住克勞斯的手:「而且我不睏——」他打了一個呵欠:「真的。」

「別逞強。」

「你才逞強。」黑色的霜精靈咬了咬自己的嘴唇,不願意去承認在克勞斯昏睡的前幾天哭得多慘,嚴重到一度讓某瑞門家的四周積了不符合季節的積雪。該死的除了身為自己霜精靈的自己還能靠著冰雪讓對方體溫降溫之外,他甚麼忙都沒辦法幫助克勞斯。「你不要這樣操自己。」

他想了半天才擠出很沒有說服力的另一句:「你是我的東西你怎麼還可以這樣不注意自己?」

「如果我答應你的話你就會去休息嗎?」

「嗯——」

克勞斯點點頭:「我保證。」

「好,」埃迪回應他,低下頭在對方的唇上印一個溫度,接著掀開眼前男子的棉被,他刻意忽略克勞斯的疑惑聲音邊鑽到對方懷中,最後以一個非常曖昧的姿勢縮在對方懷裡:「這裡是我睡覺的特等席。」

「但是親愛的埃迪大人這樣子你沒問題嗎?我還挺怕你會融化的。」克勞斯蹭了蹭對方的黑髮,懷中冰涼的溫度舒服的讓他很不想放開。說真的,如果自己一次的生病可以換來埃迪如此順從模樣的話,克勞斯還挺希望自己可以再多病幾次——但是仔細想想在那之前霜精靈大概會把自己凍死會比較快。

「你燒沒退啊。」明顯是藉口,那一雙金色的眼睛對上他的視線:「這樣子會比我扔在你頭上的毛巾還要更容易散熱吧?」

克勞斯聳聳肩打算不戳破對方的理由:「對了——」但他像是想起甚麼事的又睜開眼睛,懷裡的那隻霜精靈丟給他一個疑惑的眼神。

『說。』他彷彿看見對方的眼神那麼催促,然而青年卻不加思索地低下頭親吻對方,混著那聲不甘願呢喃自己名字的賭氣嗓音,克勞斯只在對方耳畔留下一句話。而那段話卻引起了埃迪臉上的害羞困窘的神色。

「你快睡覺啦!」懷中的霜精靈撇過頭閉上眼睛,泛紅的耳根卻一直遲遲不肯消退。「晚安。」

「晚安,我親愛的埃迪——」


『如果可以,請永遠留在我的身邊——我會一直相信你、永遠。』


緊緊抱著霜精靈,克勞斯滿足地閉上眼睛。




「爾,『未得他人信賴之物』吶。爾必須離開克勞斯.瑞門。」

埃迪坐在瑞門宅邸頂樓眺望遠方風景的時候,一個稱不上熟悉的聲音丟來了這句話。

黑色的霜精靈感到納悶,轉過頭將目光落在頂著金色冠冕穿著紅色華服的精靈王身上。從對方的說話口吻和整體措辭來看,眼前的奧貝隆對他充滿敵意,埃迪幾乎都可以感受到對方總是想抽出腰間的指揮長刀消滅自己,話雖如此,名叫奧貝隆的精靈王為什麼總是要處處為難他。

埃迪用疑惑的眼神看著精靈王,而對方仍用帶著敵意的語氣『客氣地要求』自己離開克勞斯的身邊。儘管這個要求不是沒有聽過,但他從未聽過這句話會從妖精王的嘴裡發出。

「朕得說明,這不是請求,是命令。」

「是出自於克勞斯的意志,還是你的想法呢?」揚起了一邊的眉毛,埃迪聳聳肩:「克勞斯說我可以永遠留在他的身邊,所以我絕對不會離開他。」

「儘管這樣子會害了克勞斯.瑞門,爾也無所謂?」奧貝隆豪不客氣地說到,眨著如翠玉般的眼眸微笑:「朕沒想到克勞斯沒跟『未得他人信賴之物』說明一切吶。」

「我不懂你在說甚麼。」

「那好,朕便告訴爾。『未得他人信賴之物』吶,爾不屬於精靈也不屬於人類,難道爾從未想過為何自身還有保持形體而不至於潰散呢?」

「——我」

「那是因為名為克勞斯.瑞門的人類為了不想失去爾,而全心全意地相信爾吶。」沒打算等對方的思考回應,精靈王很快的接下去:「難道爾的認知中天真認為身為一個『未得他人信賴之物』還能保有形體是何者給予的恩惠嗎?」

「克勞斯.瑞門已經幫助了一部分將消失精靈的形體,光是相信他們存在已經讓他花費了一部分的精神。如今他又花費更多心力維持『未得他人信賴之物』的存在,爾難道沒想過那個人類在這陣子為何一直呈現體力透支的狀態?」

「話說回來,自從克勞斯.瑞門倒下之後,爾應該有察覺到一部份精靈消失了吧,那不是離去、而是如同字面上的意義——他們全部消失在這個世界。」奧貝隆垂下眼簾,右手緊緊揪著自己的胸口:「對爾而言或許這只是小事罷了,但是對朕來說這卻是悲痛的打擊——爾可能永遠無法了解這點,朕永遠記得每一位消失精靈的名字、每一位精靈的事蹟、以及關於他們所有的傳聞過往,同時朕也為他們的逝去哀悼。」

聽到對方講到這邊時埃迪突然明白一直困擾他的事情是甚麼了,沒錯、他知道克勞斯開始反覆生病之時就有精靈慢慢消失不見,但絕對沒有想過是這種形式。如果精靈王說沒有錯的話,他的確記得從某天開始起,比克勞斯發燒那天還早;那個青年幾乎想到的時候便會把自己抱在懷裡在耳邊呢喃相信自己的事,黑色的霜精靈一度認為那只是類似情人間會講的情話、或者只是會調侃自己時會講的玩笑,但如果說真的是要保護自己——那一切似乎都說得通。

「——朕已經告誡過他,『失去他人信賴之物』並非由傳聞所誕生的精靈,要保持其存在會比相信其他精靈還要困難數倍,何況這根本是以自身生命去保持理應不存在世上的產物?是的,名為埃迪的『未得他人信賴之物』吶,朕不相信爾具有精靈身分,儘管爾可能是源自霜精靈、但爾畢竟是複製品——如果爾真的重視克勞斯.瑞門,爾應該要做的是拒絕對方信任。否則那個人類到最後會為了一個不應該存在的存在而賠上自己。」

「你為什麼要一直強調我是『未得他人信賴之物』?」掙扎了半天,埃迪只吐出這麼一個疑問。事實上,黑色的霜精靈真的單純認為自己只是守護者的影子而已,也認為自己的存在是理所當然,但他真的沒有想過自己的存在是削弱克勞斯本身才可續存。

「朕不是提了嗎?『未得他人信賴之物』沒有過去、沒有傳聞、無人肯相信爾實際存在——對人類而言,看不到就代表不存在——這樣子的爾豈不是未得他人信賴?」

「朕便說到此,如果『未得他人信賴之物』真的如此瑞智,那麼爾一定知道自己該做甚麼。」

奧貝隆笑了笑,優雅地朝埃迪鞠躬。


然後轉身振翅離去。



[ to be continued ? ]

0 com.: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

© 追尋者之愚行 2012 | Blogger Template by Enny Law - Ngetik Dot Com - Nulis